網站地圖 搜尋文章 一般版 黑底色版 大字版 star2016大會網站
台灣視網膜色素病變協會
:::左側區塊

晨之瞎混

發佈日期:2014/03/06 pm02:21:38

撰文:月一刀

內容:
晨之瞎混
文/月一刀

午夜夢醒,按了一下語音錶,傳出一陣尖銳的聲音,「現在時刻:凌晨二點十一分」,翻身下床沿著床緣,走向浴廁,伸手摸索門框,跨步踏進去,確定馬桶坐墊的位置,便坐了下去,轉動一直閉著眼皮的眼球,腦海裡思索著剛才的夢境。

自從眼疾嚴重惡化以後,家裡的房門及浴廁門便經常保持著開啟的狀態,所以半夜如廁時,已習慣不開燈也不用開門,就可以順利找到馬桶,也習慣坐著尿尿,不用耽心會尿到馬桶外。

離開浴廁,摸著牆壁走進小孩的房間,用手探觸熟睡中的小孩的額頭及手腳,再確認小孩身上的被子是否蓋好,然後才又摸索著回到床上,耳邊聽著身旁老婆深沉的呼吸聲,研判剛剛的一番行動作為,並沒有吵醒她的美夢。

試著回到剛才的夢境,繼續施展上乘的輕功,幾次縱躍,翻過數棟樓房後,再運氣躍過高壓電線,飄然落在象山頂涼亭前的平台,登山小徑上三五成群的登山客,仰頭驚呼;「盲劍客來了!」

四點,「阿—彌—陀—佛」手機準時響起佛號的鬧鐘聲,是我起床早課的時間到了。

沿著被邊,找到相鄰的二個被角,都交到左手拉住,右手再順著二被邊找到另二個被角,如是完成一次折被,然後放平到床上,將右手的二被角折壓在左手的二個被角之上,拉拉被邊,撫壓一下被子,最後再對折一次,平放在床頭。

走進廚房,開燈,給自己倒了一杯溫開水飲下,然後將不鏽鋼水壺的冷開水倒進飲水桶中,再將水壺放置在水槽邊的流理台上,隨後扭開逆滲透水閥門,將不鏽鋼水壺的壺口對準出水的水流,讓水灌入壺內,透過觸摸鋼壺身的冰涼感覺,以及壺口的水流聲,研判鋼壺內的水量,大約八分滿時,關上水閥,提起水壺,由重量的感覺再次確認水量,接著將水壺放在瓦斯爐上,點火開始燒開水,關廚房燈。

摸索走到客廳,從大門後取出自我按摩的長木棍,側身以兩手扶持著,一端頂著牆腳,讓有圓椎的另一端斜斜向上,對準耳後的骨縫點位,以身體重量斜壓木棍,手稍用勁,讓圓木椎在點位上下揉壓,心裡默念著「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!」一字揉壓一下,如是揉壓約十下,就將木椎移往枕骨下緣的點位,再揉壓念佛,如是揉壓約三個點位,換邊再按壓念佛,接著將木椎移到頸椎二側的筋束上,每側各揉壓約三至四點位;接著背轉對木棍,反手扶持木棍,沿著脊椎兩側的筋束,由上往下揉壓下來,直到髖骨而結束脊椎兩側的揉壓,然後單手持棍,側身四十五度的方向,揉壓左右肩膀下方約二寸有一約三角形骨縫凹槽處的點位,最後是揉壓屁股兩側有V字形的骨縫。

如是依據疼痛點按摩法的原理,自我按摩一番,揉壓各點位時,或痠或痛的感覺,反映出該點位附近器官的狀況,同時有舒通筋脈的功能,因此揉壓後,身體會有無比舒暢感。我相信揉壓頭頸部的點位,能改善眼睛氣血的通暢,延緩眼疾惡化的速度。據了解人體最初的細胞是脊椎的骨幹細胞,再由這個幹細胞分化長出其他器官組織,現代先進的幹細胞醫學工程就是利用這個原理,我相信揉壓脊椎兩側,可以刺激幹細胞分化長出視網膜健康的細胞,應該有機會修補我那逐漸壞死的視網膜。

自我按摩費時約二十分鐘,瓦斯爐上的水煮開的鳴笛聲,提醒我去關火,開廚房燈,打開保溫罐,置於水槽內,用乾布護手提水壺,以壺嘴就保溫罐,注入開水,若不小心沒對準而讓開水噴灑在保溫罐外,或沒察覺已注滿開水而從保溫罐中滿溢出來時,不會燙傷手,灌滿保溫罐後,蓋上罐口並旋緊,將保溫罐放回飲水桶旁,將不鏽鋼水壺放回爐台鐵架上,讓剩餘的開水逐漸冷卻,關廚房燈。

雖然我曾熟練過不開燈倒熱開水到保溫罐,但我不想冒險操作,避免因緊張而加速眼疾的惡化。

這一天一大早我就為家人準備不虞匱乏的飲用水,我相信那一天,沒有了視力,家人也不會因口渴而找不到水喝的窘況。

大約四點半,由客廳面向巷道的窗戶所透進的對面大樓樓梯間燈光,大略標定出我在屋內的位置,屋裡的傢俱已經無法在這樣的光線中出現在我的視界,我緩慢地移動腳步,穿越沙發前的長桌與電視機矮櫃所形成的狹窄通道,朝著客廳的窗戶方向走去,避免踢到桌腳,上回踢到桌腳的第三及第四腳趾的疼痛記憶,不斷地提醒我別重覆同樣的傷痛。

摸取豎立在窗下牆邊的方形蒲團,平鋪在窗台下約四尺長、二尺寬的清淨地板上,將蒲團有拉鏈的一邊向著自己,讓拉鏈頭在左側,如是即可確認蒲團上所鏽的蓮花圖案是朝前面的方向,然後輕鬆地站在蒲團後,閉目攝心合掌,禮佛三拜,長跪於蒲團上,輕聲念著懺悔偈:

「往昔所造諸惡業,皆由無始貪瞋癡,從身語意之所生,一切我今皆懺悔。」

接著又念發願及祈求的文句,再三拜後回復直立合掌的姿勢,開始無相憶念拜佛;修習這樣的拜佛已經快六年了,還不太能掌握無相拜佛的要領,但喜歡緩慢均速的拜佛動作,當跪趴下去,頭面平貼在蒲團上,翻開掌心向上,想像著承接佛的兩足,希望早日俱足佛的福與慧,也希望能早日鍛鍊明心見性的參禪定力。

如是無相拜佛約一小時,共拜了四拜,我相信如理作意修習無相念佛,有助於找到那個離見聞覺知的本來面目,親證那個超越肉眼的識心,悟得肉眼所見非見的真實義,則就不必在乎現前眼識的逐漸消失。

最後將如是禮佛的功德迴向冤親債主,我相信在佛力加持之下,能讓眼疾業障有重報輕受的機會,讓我的餘生保有修學佛教正法的眼力,方便廣度與我有緣的眾生,一起邁向佛菩提道。

結束拜佛後,順手將蒲團歸位,此時天色已微明,我能看出客廳大型傢俱的輪廓,便以正常的速度走向浴廁,開燈關門,蹲坐在馬桶上,將積存在體內的固態穢物解出,中醫說這是排毒,一陣屎臭立即襲來,我沒有抵抗,仍然正常呼吸,試著由嗅覺來研判昨日入肚食物消化吸收的狀況。

在此同時,習慣張眼正視牆面白色的磁磚灰縫,檢視現在的視野大小,發現視線凝視灰縫十字中心外第二塊磁磚外緣的灰縫消失了,也就是我大概只能分辨出四塊磁磚而已,轉動頭或眼球,其他的磁磚才會依稀呈現,我知道視野狹窄的問題明顯地比二個月前嚴重了,那時我還可以看到視線中心外第二塊磁磚外緣的灰縫片段呢!一陣失落感油然而生,深深地,淡淡地在心裡的某處疼痛著。

不過這樣的失落,畢竟不是第一次,我沒有讓低落的情緒擴展開來,按下沖水閥,一陣激流,迅速沖走馬桶內的穢物,順便帶走剛才梗在心裡的不舒服。

站到洗手台前,俯身洗手,提起沾濕的手指,在闔上眼皮的睫毛處,由鼻梁向左右眼角劃了二下,還是沒有眼屎的感覺,想不起來上次起床後,洗臉前眼睛周圍有眼屎是什麼時候了,我一直認為可能是眼睛無法像大腸那樣每天都順利排毒,所以積累在視網膜的血管,造成血流不通暢而壞死,我用力地閉了閉眼,想用力擠出一些眼淚,用濕潤的手指在眼眶四周揉壓了二圈,好像用半圓球形的橡膠吸盤,對準出水口按壓了數下,試著鬆動排水管中的積物,可以順著水流流走,但是這樣的推論,多年來在我眼睛的實驗,卻無法得到印證,還是沒能打通堵塞的視網膜微血管。

抬頭看著洗手台上鏡子裡的那對眸子,眨了眨眼,似乎跟以前沒有太大不同,只是因視物不清而顯得有些呆滯。

凝視著鏡裡的眼睛,我已習慣鏡裡那一張只有眼睛而沒有鼻、口、耳的臉像,不會再像幾年前那樣被鏡子裡少了嘴巴的臉像驚嚇到,然後陷入長長的哀傷之中。

中醫說早上五點到七點是人體大腸經運行的時辰。這一天清晨如廁,一如數十年來的習慣,自覺身體狀況保持在某種程度的健康狀態,但周邊視野的迅速消失,反映出眼疾造成視力提早老化,超過我這個年齡該有的現象。

而面前這片陳年的鏡子,底部所塗抹的水銀因浴廁冷熱溫度的變化,濕了又乾,乾了又濕,逐漸龜裂脫落,斑駁的現象逐漸由邊緣向中間逼進,雖然鏡面的玻璃都完整而平滑,但只有中間的部份還能呈現可以辨識的影像。

我的眼睛就像這面鏡子,光線從瞳孔穿透玻璃體,投射在視網膜上面,但因視網膜周邊細胞逐漸壞死,有如龜裂剝落的水銀底漆,於是無法完整呈現眼前的景物之像。

然而從物理學光線經過小孔投射的原理,可以得知,眼前景物經過瞳孔投射在視網膜的影像應該是左右相反,上下顛倒,為何我所識別的景物是正像的呢?又視網膜充其量也像鏡子一樣,只是忠實反映出外在景物的青、黃、赤、白等色彩,以及光線的明暗而已,為何我能由這些色彩及明暗,立刻了別眼前所見是何種景物呢?

顯然在視網膜到大腦之間還有一面無形的鏡子或者說不是肉眼的眼,將視網膜上所呈現的像,再次觀照轉換,才能讓我立即了知眼前所見的景物,這非肉眼的眼,也許就是《金剛經》裡所說的天眼、慧眼、法眼或佛眼吧!

這一天對眼睛與鏡子的對照思緒,有如電光石火般快速地閃動著,我又想到《六祖壇經》裡神秀大師的偈句:

「身是菩提樹,心如明鏡臺,時時勤拂拭,勿使惹塵埃。」

五祖弘忍大師評為尚未見道,但不失為修養身心的境界,而慧能大師的偈句:

「菩提本無樹,明鏡亦非臺,本來無一物,何處惹塵埃。」

境界較高而被五祖認可,堪為禪宗佛法的衣缽傳人,是為禪宗第六祖。

這個故事給我的啟示是:我不應該執著於世相中的身根或眼根的健康完整,就像有形的明鏡一樣,得勤加擦拭清潔,努力保持它的清淨明亮,但塵垢擦了又會再來,終究無法解脫,只有能體悟樹非樹,明鏡亦非明鏡,才能自塵埃的染汙中,並不失明鏡的清淨體性,也就是肉眼功能的缺損,就像明鏡上的塵埃,是一定會有所染汙的,對我而言這種染汙像鏡子上的簽字筆線條,很難擦拭掉,若能超越對眼睛的執著依賴,則我視網膜細胞的壞死與否,跟塵埃是落在明鏡或地上一樣,都不會被視為染汙的塵埃了。

一日之計在於晨,數年來,眼疾逐漸惡化,慶幸還可以有這樣子的視力及心情,讓這一天有好的開始,雖然知道眼疾的惡化無法療癒,也無法遏止它的進展,但願在未來的每一天早晨,即使沒有視力,也能繼續自在地瞎混。

轉貼網址:http://elib.batol.net/incpag.php?incpag=bbsanc.php&path=Batnews/batnews/2014/201401/20140129.htm